刘飞:PPP参与方面临大的转型方能顺应发展2018-01-24

本文为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刘飞在中投协大中型委PPP中心2018年第一期PPP主题沙龙的发言实录。


主持人:熊博士提出了一以贯之的PPP1.0-3.0版本可持续发展路径,指出现在是处于2.0-3.0的转换,我们还看得到3.0的影子,但是现在还处于2.0的状态。熊博士提出了未来对于PPP发展趋势的一些方向性的判断,比如说提到了中国基建不会大起大落,以中国发展阶段和任务阶段还是有相当的需求量,PPP在其中不是扮演唯一交互方式也是重要的交互方式,PPP这样的判断还是有相当应用前景。另外他自己对于物有所值评价在各种类型PPP中间都有自己的鉴别价值。明年2018年底再让熊博士回顾一下,看看是不是低开高走。


主持人:上海济邦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燎


两位评议人都讲的很精彩,郑大卫大家都很清楚,PPP最懂金融,金融界最懂PPP,他提出了很多重要的观点,“十九大”机制也做了解读。根据“十九大”在乡村建设和美好生活建设方面,都会有很多PPP新的应用,不止是以前的硬设施、市政交通为主的PPP。让我们不忘初心,坚守定力,控风险是大趋势。提到了收益率会提高,这个旁边两位可能眼睛亮了,你们银行融资成本也高了。看两方相对的速率。提出了施工企业如果把运营能力真正成长起来的话会比较有竞争力。


周蕾博士和熊博士真是棋逢对手,他跟熊博士学术兴趣雷同,我听下来还是很接地气,我最早接触周博士是在“对外承包会”的会刊上。他对PPP有研究,而且提出了很多有英国范的研究,积累了很多经验,强调类型、服务体验这一类,可能在PPP缩小规模以后中国第二阶段发展可能是一个重要应用方向,也为我们PPP专业机构提了计划。不要光说两评一案不够用,我们还是要多多学习,回头也为我们做一些建议,提高我们的专业性。


现在我们进入讨论,大家可以把后面话题集中在几个方面一个是PPP的大方向的判断,你的判断、背后逻辑和原因讲一下还有你的理由。这是一个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第二PPP的金融环境,特别是配套融资环境,现在确实比较焦虑关注的问题。另外可能远一点,包括像周博士比较赞成的PPP和“一带一路”,如果大家这方面还有信息可以拿出来讲,围绕这方面做一些交流和讨论。为了让交流讨论更充分。


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 刘飞


刘飞:我就先抛砖引玉。刚才几位嘉宾都已经讲了,很多观点我特别认同,这段时间感觉非常风声鹤唳,各种负面消息比较多,昨天传出了PPP八大怪象,其实每个圈都有这些问题,不只有我们PPP圈有这个问题,这就有点像墙倒众人推。我非常赞同大卫的观点,我们要淡定,不是说PPP只做一两年,赚个快钱,我想至少在座各位嘉宾都不是这样的想法。即使市场有一些起伏,我们至少要认为PPP一直是好的,不管对国家、经济、人民,都是好的。目前在这个时候的关头下,我们至少要有这样的定力,要坚信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一个好的事情。


当然我也非常同意今年是规范化管理的走向。92号文出台那天刚好颜总他们龙元建设开策略会,我在台上讲,这个文就出来了。出来以后下来直接开完会摆了一个长条桌,变成了新闻发布会。随后各种问题就铺天盖地而来,确实对市场引起了比较大的振动。后来我跟颜总私下也有交流,其实大家心里面真实的想法都觉得这个文发的是好的。当然里面有一些例如30%确实有一些影响,但是整体文的出台,昨天我还发朋友圈,确实是恰如其分,恰逢其时。如果说再晚的话,可能导致镇痛会更强。这是我对这段规范性管理的认识,我认为是非常好的一个状况。那么有了这样规范化管理的大的走向,那么包括今年金融风险控制的大的国策,这个肯定是管控的一个大走势。


再一个金融管控大背景下,同时PPP规范性管理的形成合力状况下,我对PPP今年的走势简单说几点大预测。第一肯定是规范化,这个毫无疑问,肯定是项目都要往规范化方向走,按照最初希望的样子走。那么第二运营化,确实前期很多项目都是重建设轻运营,那么现在由于30%的要求,肯定要在运营方面发力,不管是原来你就是建设出体的企业,你要对运营重视,要不然30%你就拿不到,必须是真运营。第三经营化,这个跟运营不是一个概念,经营化就是说因为现在我们整个PPP大的导向是希望降低政府负债,如果完全是政府付费的项目,其实某种程度上还是造成了财政的压力,引入社会资本希望可以深挖项目经营性,提高收益。事实上通过挖掘经营性减轻政府付费的负担,这个也是能够发挥社会资本在某些领域经营性的特长。那么经营性经营化。


另一方面我和大卫判断非常一致,整个PPP项目收益一定会往上走,这是几个大的合力共同推动的。整体收益为什么会上升?因为项目风险加大,每一个参与方投资人风险都加大,金融机构现在做真股权跟原来要求假股权是不一样的。施工企业原来想施工之后钱就拿走了,现在要与30%运营挂钩,风险也加大了。包括整个社会目前今年融资成本的走势都可能是往上走的,所以说整个PPP的收益率肯定是要往上走的。这个趋势目前已经出现端倪,因为有几个目前我们在做的项目都面临可能流标的状况。如果延用原来实施方案中收益率的设定,那么目前市场测试的情况都比较差,可能会倒闭,所以政府不得不提高收益率。前一段时间其实我一直跟(财政)部里领导沟通,这个就是他们喜闻乐见的状况,他们也希望PPP项目以后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不是“羊毛出在狗身上”,把收益显现化,回归合理水平。这个也是非常明显的趋势,收益肯定是触底反弹。


最后一个大的走势就是融资为王。今年哪个投资企业,哪一个参与PPP项目,投资人掌握了强劲的融资能力,具备强劲的融资渠道,他就有很强的资金实力,那么肯定是王道。今年一个是融资变的困难了,另外整个市场上的钱量趋紧,肯定是能够拿到钱的人,能够拿到便宜钱的人,肯定能够在市场上立足。我觉得刚才我说的规范化、运营化、经营化、收益上升和融资为王这五大趋势,我相信是今年PPP比较大的走势。


最后我再说两分钟,另外我其实一直挺赞同有一些部委的领导曾经提到说PPP是一场改革或者革命,我非常赞同这一点。不从国家大的层面上谈,我们不要想的那么高,就从各个参与方来想。所有参与PPP的参与方,不管是政府、金融机构、建筑企业、运营企业、咨询机构,一旦你参与了PPP,就意味着你必须转型。为什么?因为PPP具备一些明显的特点,一个是综合性,PPP是综合性的商业模式。另外它是一种投资行为,而且PPP是项目融资,这三大点就意味着所有参与主体都要转型。政府方角色从原来把财政资金拨给平台公司,或者让平台公司自己建我就撒手不管了,这样的状态变成了基础设施整个的监管者和管理者,他要有能力把监管者和管理者的责任担起来,这个对于政府方来说是比较大的转型。而金融机构因为这个项目是一个项目融资,不管是你提供股权资金还是贷款资金,债性资金,都要基于项目本身的收益考量,基于项目本身风险判断是否可以提供资金。金融机构在我们国家做项目融资能力还是相对比较弱的,项目融资和真股权对于金融机构都是有非常大的挑战。原来建筑企业主要做施工,现在建筑企业要学会投资和融资,我想这个对于大多数建筑企业都是比较大的挑战。


即使你是一个运营企业,其实和建筑企业一样,同时要具备投资和融资能力,咨询机构也同样。因为在中国传统意义上来说很少有真的做PPP咨询。PPP大规模兴起就是2014年开始,之前是零星的特许经营项目本来就比较少,咨询机构这一轮起来的有很多,要不然以招投标为背景,要不然是工程咨询为背景,总之各个背景不同。我们做律师有可能原来是做金融,有可能原来是做房地产施工等各种专业。那么在整个PPP项目里面,我们可能同时也要面临比较大的转型。从各个微观项目参与方来讲,可能我们每一个参与方都要有比较大的转型才能顺应整个PPP模式,我想说PPP确实对于整个中国而言,其实它是发于微端,最终形成了一个改革或者是革命的力量。回归我最初说到的,因为我个人真的有这样的想法和认识,我认为我们确实是在做一样非常有意义,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非常伟大的事业。不管最近有什么样的风声,我们一定要继续坚定不移做好我们本身的PPP的工作。


Related reading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