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万亿级轨交融资,深圳首发20亿轨道交通专项债券2017-12-28

来源:第一财经 ??

地方政府债券又添新品种,深圳市轨道交通专项债券的顺利发行为庞大的轨道交通融资找到新出路。

近日,深圳市政府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政府债券发行系统成功招标发行了20亿元的深圳市轨道交通专项债券,票面利率为3.82%,这是我国首例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新品种。

中财-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告诉第一财经,轨道交通专项债券是继土地储备和收费公路专项债券之后的新品种,中国版的市政债范围在不断拓宽。未来深圳通过专项债券为轨道交通融资的模式也会被其他地方借鉴,融资利率也明显低于银行贷款等其他渠道,未来地方通过发行轨道交通专项债券方式融资市场很大。

其实,在今年地方政府债务强监管下,财政部一边在封堵地方政府借融资平台公司、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政府购买服务等灰色渠道融资,堵住地方债“后门”的同时,加大开放“前门”力度,疏通地方政府通过唯一合法融资渠道——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融资,解决地方经济发展融资需求。

深 圳 首 发


为了规范地方政府举债,2014年中央剥离了地方政府长期依赖的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的政府融资职能,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成为地方合法举债的唯一渠道。而为了控制地方发债规模,中央对地方发债施行限额管理,设定各地举债额度”天花板”。


为了满足地方融资需求,对应着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的地方专项债今年额度翻倍至8000亿元。地方专项债成为中国版的市政专项债,为了完善专项债管理,财政部试点发展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品种,2017年在全国推广试点2项专项债券品种,分别是土地储备专项债券和收费公路专项债券。

在允许地方探索发行更多品类的”市政项目收益债”背景下,深圳在全国率先推出轨道交通专项债券。


为了给工程造价约395亿元的深圳市轨道交通14号线融资,深圳市计划在财政预算安排约一半的项目资本金外,按照实际使用需求分年度发行专项债券,募集另外一半的200亿元资金,这笔钱将通过日后地铁运营收入和上盖物业开发收入还本付息。


12月11日,深圳市在深交所政府债券发行系统成功招标发行了首批五年期总额20亿元的轨道交通专项债券,市场认购比较活跃,承销团成员投标倍率达到4.38,最终利率也以招标时价位最低点3.82%中标,紧贴着5年期国债收益率。

“这说明深圳市政府发债融资成本很低,一般银行贷款融资成本也要6%~7%,其他渠道更高。地铁建设投资额大,地方政府发债融资成本远远低于其他模式,可以降低成本。”温来成说。


其实,相比于其他地方,深圳市政府债务处于全国最低水平,而本身财力也相当雄厚,城市发展潜力大,这也是深圳发债融资成本低的主要原因。


这次深圳试点新债券品种也有不少创新。比如,在发债必须开展债券信用评级的基础上,首次实现第三方专业机构“三个”参与,即项目平衡方案、审计报告和法律意见书首次邀请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参与,从而提高政府公信力,避免“自说自话”。深圳市政府在深交所网站首次公开披露会计师事务所项目审计评估意见、首次公开披露律师事务所法律意见书,接受投资者监督。

这次购买20亿元深圳轨道交通专项债券的投资者除了以商业银行为主外,券商和个人投资者也参与进来。其中4426名个人投资者参与网上分销,最终成交1493.7万元。通过丰富投资者群体,不仅增强了地方政府债券投资属性,而且有助于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在财政部大力支持和指导下,此次深圳轨道交通专项债券发行工作始终坚持法治化、市场化发展方向,通过充分信息披露、引入第三方专业中介组织等创新举措吸引更多社会投资者,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更加公开、透明,为全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改革跨出了关键的第一步。

去年9月时任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在宏观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介绍,国家已经批复了43个城市约8600公里的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目前在建的里程超过3000公里,建设成本逐年攀升,平均每公里的建设成本达到了7亿元左右。其中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资金主要来源是政府财政资金和间接融资,运营主要靠财政补贴。


据此粗略估算,中国未来轨道交通建设资金需求至少超过6万亿元,而其中不少依赖于财政资金。“未来其他地方会效仿深圳做法,轨道交通专项债券发行空间巨大。”温来成说。

严堵后门加快开前门


“开前门,堵后门”的疏堵结合一直是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主要手段。

今年地方政府债务监管保持高压态势,严堵后门。从今年2月起,财政部先后公开披露重庆、山东、河南、湖北四地个别地方违法违规举债担保行为整改情况,并首次问责几十名相关负责人,对他们处于撤职、警告、罚款等相应惩罚。审计署不久前也首次披露海南、江西、陕西、甘肃、湖南5省份的5个市县违规举债手法。地方政府债务问责上升到终身问责新高度。


除了问责,封堵地方违法违规融资渠道也在加码。5月,财政部联合多部委《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不久后财政部又发布了《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这两则文件用负面清单的形式基本封堵住地方违法违规融资新旧渠道,这些渠道包括融资平台公司、PPP模式、政府性基金以及政府购买服务。

温来成认为,今年地方政府债务严监管保持高压态势,而且这一态势不会放松。


在严堵“后门”的同时,财政部也开大“前门”,下半年连续推出了土地储备专项债券和收费公路专项债券。深圳也探索了轨道交通专项债券。

长期关注地方债的上海财经大学郑春荣教授告诉第一财经,未来其他地方很可能效仿深圳在限额内发行轨道交通专项债券,满足当地融资需求。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品种细化,保证债券期限与项目实际相适应,债券安排的支出与具体项目对应,并将政府的信用与项目的信用进行了区分,有利于投资者更好地进行投资决策,而不是盲目认为地方政府一定会兜底。


此前,财政部相关负责人在谈及发行土地储备专项债券积极意义时称,通过开“正门”发行土地储备专项债券,将用于偿还专项债务的土地储备资产及其预期土地出让收入显性化,债券资金由纳入国土资源部名录管理的土地储备机构专项用于土地储备业务,从机制上堵住融资平台公司等企业冒用土地储备名义以储备土地进行抵押担保融资的“后门”“歪门”,防范违法违规举债或变相举债、挪用土地储备资金等行为发生。

据国内评级机构中债资信统计,截至12月18日,已有29个省(市、自治区)发行了土地储备专项债券、政府收费公路专项债券、轨道交通专项债,共计2847.02亿元,发展迅速。

Related reading

相关阅读